“沙棘王”的“沙棘梦”

浏览:56604     发表时间:2016-08-16 15:30:44


  沙棘,植物王国里的“丑小鸭”,它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没有松柏的劲峭挺拔,也没有梅菊的馨香四溢,它是浑身长满刺的一种极其平凡的灌木。但就是这么不起眼的、小小的它,却让一个人魂牵梦萦。在这个人眼里,沙棘几乎是无可替代的稀世珍宝。


  “一个碗,一张床,一片沙棘林。”这是他对沙棘最平凡、最真挚的热爱;“假如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将我埋在这片沙棘林里。”这是他对沙棘最长情的告白。


  他是山西的郭海利先生,在他的生活里,沙棘就是他最疼、最宠、最爱的“情人”。由于他对沙棘别样的情怀,业内人称他为“沙棘王”。


  十年前,郭海利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与沙棘结下不解之缘。自此,他的脚步遍布沟壑纵横、丘陵起伏的吕梁、太行山麓,鞋子也不知磨破了多少双,只为苦苦寻觅那一簇簇荆棘重生的沙棘林。沙棘的生长习性、功能效用及关于它的一切“秘密”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他说只要一钻进沙棘林,看到成片成片的沙棘,他的眼睛就会发亮。这十年来,他带着自己的“沙棘梦”砥砺前行,梦想打造一个强大的“沙棘王国”。


   沙棘让他着了魔,时间回溯到十年前,深圳作为经济特区,正在以它特有的“深圳速度”迅猛发展。郭海利带着自己在太原做手机生意赚得的第一桶金,以及充满理想且愿意跟随他一起闯天下的几个伙伴,来到了这个大都市。这几个“老西儿”,在深圳这个繁华的都市里奔波着、迷茫着,却总也看不清前方的路到底在哪里?作为领头人的郭海利也非常苦恼,他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怎样才能带着大家闯出一番新天地来。


  当时,深圳的手机市场已经饱和,郭海利觉得再继续老本行显然看不见前方。于是,他打算另谋新的营生。他每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聊天,聊项目、聊未来、聊出路。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最终决定带着大家转型做自己熟悉的山西特产。在经过一番调研后,他决定进入饮料快消品行业,但是具体做哪种饮料呢?他陷入了沉思。


  一个偶然机会,一位山西老乡跑到深圳去看郭海利,给他带了一些土特产。郭海利被其中一样特殊的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根被剪成小段的沙棘枝,上面结着一串串黄黄的沙棘果。他拿着这枝沙棘,像是触了电一样,突然一个想法油然而生:南方水果品种多,普通饮料很难打入市场,在深圳甚至整个南方市场上还没有什么像样的沙棘饮料,我为什么不把山西特有的沙棘饮料运到深圳来卖呢?他和沙棘的缘分从这里开始了。


  创业初期,为了节省开支,几个大老爷们儿每天就挤在一个只能容下一张床的仅5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为了省几块钱的车票,硬是天天在毒辣辣的太阳地下跑市场,衣服上浸满了汗水;为了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站住脚,他们节衣缩食,每天在路边摊上吃碗面条来充饥……即便这样,由于是新品打市场,要被市场接受需要一个过程,而且从山西到深圳的运输成本高昂,综合多种原因,几个人一年努力的结果就是公司负债300多万元。


  这个结果,让郭海利有点灰心,但就此放弃,无异于将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打了水漂。于是他开始四处筹款,几乎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借了个遍,实在无奈,大家就办信用卡,人手好几张。这张卡还款期到了,赶紧拿销售收回的款还上,就这样挪腾着,经过两年的坚持,公司终于扭亏为盈。也就是这两年多的艰辛经历,沙棘真正走进了郭海利的内心,他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个小小的沙棘,究竟能陪伴自己一起走多远?


  也正是那段时间,郭海利开始去接触和了解沙棘。了解的结果,让郭海利十分震惊,这个小小的沙棘果,在地球上居然有长达两亿年的生长历史!沙棘在资料里的各种“丰功伟绩”都被他“挖”了出来。“沙棘果居然曾经有功于成吉思汗远征?它在古希腊也享有盛名?它居然被称为‘圣果’……?”这诸多的信息让郭海利愈发好奇。他带着这些疑问开始四处查找资料,同时遍访行业里的各路高人,渐渐的,他发现了这种小灌木的“神奇”,沙棘不仅可以作为饮品原料,而且富含多种维生素和营养成分,独特的保健功效更是值得深入挖掘。这一系列的发现,让郭海利深深地爱上了它,这一爱可能会是“一辈子”。


足迹遍及100多个市、县、区


  中国的沙棘量占到全世界的95%,而山西的沙棘量则占到全国的60%! 2009年,公司在深圳已经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郭海利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山西“亲近”沙棘。从那以后,他决定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沙棘——建厂房,搞科研,打造一个真正的沙棘王国。


  回到家乡,他开始拜师学艺,找到了山西大学生命科学院专门研究沙棘的张吉科教授和林美珍教授。张教授得知郭海利想发展沙棘事业时,感动得热泪盈眶,“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有人愿意帮我完成心愿了。”原来,张吉科教授一直对沙棘情有独钟,苦于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愿意更深入地了解和研究沙棘,以至于到现在,一提到沙棘,大家只是直观地想到沙棘汁,而疏忽于它的其他功效和用途。


  荒坡野地、田间地头,郭海利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跑,他的足迹遍及全省100多个市、县、区。由于沙棘一般都生长在深山里,大多时候,汽车进不去。郭海利只能让当地村民开着蹦蹦车进山,尽量离沙棘林近一些。当然,更多时候还是依靠徒步。经常在山里一待好几天,胡子顾不上刮,澡也没办法洗,郭海利笑着说,已然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老大哥形象。


  张吉科教授知道郭海利为了沙棘跑山头的事后故意跟他打趣说:“现在条件好多了,我们以前研究沙棘的时候,交通不方便,都是赶着毛驴,驮上行李、火炉、蜂窝煤,一进山就待好几天。”张教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看到郭海利这么执著,还是打心眼里佩服眼前的这个人,他研究沙棘的热情也被郭海利点燃了。就这样,现在已经80岁高龄的他,仍然没有停下研究沙棘的脚步。


  在张教授的引荐下,郭海利数顾茅庐,找到了水利部沙棘管理中心教授级高工邹元生教授。在专家们的帮助下,郭海利的研发团队日渐壮大。现在包括省农科院、省林科所、省药研所、山西农业大学等机构,都有他的研发项目。而一系列沙棘产品:沙棘果油、沙棘籽油、沙棘钙、沙棘口服液、沙棘化妆品等也随之应运而生。据了解,现在他的公司已经拿到15个国家专利。


  郭海利说:“一家企业要长久发展,必须搞研发,没有研发就没有生命力。”就这样,他每年都要砸几百万元用在研发上。到目前,公司研发的产品,已进入市场的就有28种,还有70多种产品正在研发中。


  郭海利的沙棘道路越走越远,他的“沙棘梦”也越来越清晰。郭海利正在打造的“沙棘王国”里,人们可以看到:正在建设中的生产车间、科研室、办公楼。这里有点像世外桃源,有成群的白鹅结队走过;这里有绿里透着红的成片的沙棘林;有各种纯天然的果蔬……


  太阳光直打下来,照在郭海利的脸上。他旁若无人地站在沙棘地里,看着今年已经成熟的沙棘果,笑了……


  这些有黄豆大的、挤满枝芽的、饱满的小沙棘果,是他培育的新品种。他时而抓一枝,捧在手心;时而把鼻头贴近果子,嗅着闻着,仔细地端详着……仿佛这些小小的沙棘果就是他自己的“孩子”,眼神里尽是慈爱。


  郭海利说公司最近刚买了一批小白鼠,有几款抗癌药物已经开始在小白鼠身上做试验了,还有几款药品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看到好多患者因为沙棘产品受了益,甭提我心里有多高兴了,这也是推动我一定要把这个事业做下去的原因。”


  截至今年7月22日,身为山西金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郭海利已培养出沙棘新品种12种,产量是野生沙棘的20倍。野生沙棘亩产在100公斤左右,而他培育的新品种亩产可高达2吨。近年来,有许多专家学者都曾到他的企业学习、参观、考察,大家都被这里的“新型沙棘”所震撼。


丽芳 文/图


图片展示
分享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更多
>>>
推荐给朋友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空间
腾讯朋友
人人网
豆瓣
百度贴吧
网易热
印象笔记
复制网址

金科海集团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高新国际A座6层

电话:400-838-4066

邮箱:JKH_01@126.com

   Copyright ©2016 粤ICP备0901739*号 版权所有 山西金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